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美国最高法院:来到你身边的格子间

Jeff John Roberts 2018年10月10日

这个国家的最高法院一直在改变着工作场所的规矩——以一种更保守的形式,而且很可能会带来更深远的变化。

Judges: Alex Wong—Getty Images; Office: Colorblind Images—Getty Images; 图片插图:Tres Commas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提名联邦上诉法院的法官布雷特·卡瓦诺担任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一事已经尘埃落定,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将铁定被保守派执掌一个世代。卡瓦诺在意识形态方面比离任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更偏右,他的到来会影响到美国社会的许多方面——尤其是工作场所的规则。

在最近结束的这个开庭期内,美国最高法院有两项裁决有效地充实了雇主面对雇员时的筹码。在雅努斯诉美国州、县、市雇员联合会(AFSCME)的一案中,法官塞缪尔·阿利托是5票对4票裁定中的多数派大法官之一,他写道,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中的保护言论自由意味着政府雇员不应该被强制缴纳工会会费,因为这可能使他们被迫为自己并不赞同的政治主张提供财务支持。雅努斯一案的裁决将对公务员工会的收入造成影响,这些工会旨在捍卫公务员的权益并且支持有着同样立场的候选人。

大法官埃琳娜·卡根对此表达出了强烈的不满,她谴责裁定中的多数派为了政治目的而把言论自由“当枪使”。确实,雅努斯一案是最近众多裁决里的一例,这些裁决对言论自由的定义均对资方有利。其中有一个案例是2014年的霍比罗比超市(Hobby Lobby)的裁决,为那些反对在医疗保健计划里负担避孕费用的雇主提供了出于宗教考量的豁免权。至于卡瓦诺,他过往的裁决记录有力地说明了他对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持有同样的观点。

以上的这些裁决引发出了很多“狂飙突进”(Sturm und Drang)式的变化,不过最近的另外一起由雇员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的集体诉讼案带来的影响更大。在今年5月做出的裁决中,法院以5票对4票维持原判,即企业可以自主决定是否在劳动合同中强制雇员通过仲裁而非法院庭审来维权——这项裁决将影响从劳动报酬争议到工作场所性骚扰等各个方面。

“对于我们之中那些信奉用工合同自由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大好消息,我们还认为对工作不满应该辞职另谋高就。”以自由论闻名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一名法律学者沃尔特·奥尔森这样评论。劳方支持者则反对仲裁条款,部分原因是走仲裁将导致结果保密,从而让潜规则得以继续存在。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的总法律顾问克雷格·贝克尔认为,尽管雇员们可以去找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机构来处理他们的案子,但是这些机构的人手不足,达不到诉讼的同等震慑效果,虽然后者的费用可能会比较高。美国国会或许可以修订仲裁法案,不过这很可能需要民主党同时控制国会并且入主白宫才可行。

案卷资料显示,卡瓦诺支持雇主有权强制推行类似于这样的劳动合同——这让他成为了在美国最高法院投票表决时强有力的支持资方的第六个人。在知道美国最高法院成为了反对无关痛痒的诉讼的后台之后,雇主一方会放开手脚迅速招募他们需要的人,开除表现不佳者。

尽管现在的雇主享有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权力,但他们对于过度行使权力还是会有所顾忌。那是因为他们还得面对一个更强势的对象:舆论法庭。在工资增长缓慢、经济危机蓄势待发之际,如果资方做的过火了,谁都说不好这个法庭会做出什么样的裁决。(财富中文网)

译者:陈晔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