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投资理财

做好事,收益高

Ryan Derousseau 2018年10月18日

拥有一家经营良好、有社会责任的公司的股票就像做了一种宣示。持有负责任的公司的股票是跑赢大市的良方。

 
插图:Chris Gash

2012年,当安德烈亚斯·费纳和他在资产管理新创企业Arabesque的同事们开始建议投资者把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因素纳入投资决策时,他们因此而饱受批评,更不用说遭遇白眼、蔑视和鄙夷的表情了。费纳回忆说,投资者相信“要想把事情做对,就得花钱”的理念,因而会接受较少的利润和较低的回报率。

六年来,情况有了巨大的改变。如今,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把社会责任置于首位的公司也可以成为市场上的领跑者。问题不再是你能否通过做好事来赚钱,而是怎样最有效地把做好事的企业与后进者区别开来。

Arabesque从银行业巨头巴克莱(Barclays)剥离而成,它和其他几家公司正在利用数据来打造出可以帮助投资者建仓并且测试持仓情况的工具。

投资者当然有需求——在最近的一次调查中,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发现大约20%的投资者(其中一半的投资期限为五年或者更长)在进行投资分析时会考虑ESG问题。他们的动机源于公众责任感和自我保护的惯常思维,也就是说,如果企业在进行决策时显示出对环境、所在社区以及员工的尊重,那么当它们遇上罚款、公众抵制以及董事会陷入混乱等问题时,股价遭受重创的可能性就会小一些。

同时,着眼于ESG的管理和长期战略性思维之间有很强的关联性,这也是顶尖企业和落后公司的区别越发明显的原因之一。去年,咨询机构麦肯锡(McKinsey)的一项研究量化了着眼于长期的作用。这项研究考察了615家大中型企业在2001年到2014年的表现,结果发现,与那些注重通过短期策略来大幅提升每股收益的公司相比,那些管理层目光长远、能够不断通过研究和聘任把利润重新投入经营活动的公司,其收入和利润增长率分别比前者高47%和36%。

这样的趋势给从ESG角度分析数据评估企业表现的公司带来了机遇。产生建立Arabesque的想法源于巴克莱的一位客户提出的问题:是否有办法把投资回报和社会价值联系在一起。为此,费纳和奥马尔·塞利姆(Arabesque的首席执行官)等同事进行了研究。就像费纳说的那样,研究结果让他们相信,实际情况表明,把社会问题考虑在内的投资决策从长期来看“更为坚挺,而且风险较小”。

如今,Arabesque管理着覆盖超过7,000家公司的数据库,其中的信息来自于50,000个新闻来源和8,000个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一些机构。它的客户包括资产管理公司道富集团(State Street)以及埃森哲(Accenture)、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等咨询机构,其数据被用来编制一些针对ESG的指数。Arabesque于去年推出了S-Ray,客户可以利用这个工具给企业打分,依据则是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比如公司治理和劳动者权益等。

现在,费纳很乐意向客户推荐自家工具产生的“硬”统计数据。在用S-Ray对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的ESG得分进行分析后,Arabesque发现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得分排在前五分之三的公司的股价波动性低于后五分之二的公司,其年度股票回报率则比后五分之二的公司高两个百分点。如果用排名前20%的公司与排名后20%的公司相比,这个差距就会更大(参见图表)。

 

Arabesque推出的两只共同基金也使用了上述工具。这两只基金分别是着眼全球、在卢森堡上市的Prime基金和以美国为主的Arabesque Systematic USA基金(代码:ASUIX)。Arabesque总共管理着大约2.5亿美元资产。两只基金的经理们重点关注用Arabesque的ESG标准或者基于鼓励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联合国全球契约(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的评分体系进行衡量时得分较高的公司。按照这样的标准,两只基金并未投资Facebook、富国银行(Wells Fargo)和大众(Volkswagen)等丑闻缠身、暴露深层治理问题的股票。初步业绩表明它们的前景很好——Arabesque Systematic USA基金过去12个月的回报率为23%,而MSCI美国大中盘股指数的回报率为14%。

值得注意的是,基于ESG的方法并不总是有助于挑中那些短期表现优异的个股。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目前在Arabesque的整体ESG评分表上排名前五位和后五位的公司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自从2013年年底以来,前五名中有两只股票一直大幅落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后五名中则有两只股票轻松跑赢了大盘。与之类似,Netflix和亚马逊(Amazon)12个月来分别上涨了98%和92%,但是它们的ESG得分同样较低(Arabesque未对影响个股评分的因素发表评论)。

但是就像Arabesque的整体数据所呈现出来的那样,对于有ESG意识的投资者来说,这些数字很有说服力。总的来看,“善良”股票的长期表现更好。今年9月上市的低成本社会责任共同基金或交易所交易基金Vanguard ESG U.S. StockVanguard ESG International Stock可以高效地捕捉到社会责任型管理层带来的益处。对于喜欢让筹码更加集中的投资者来说,他们很可能在这些基金中发现下列个股:

英格索兰(Ingersoll-Rand,股票代码:IR)生产一系列工业产品,但是它79%的收入来自于暖通空调(HVAC)系统,这也是该公司大举押宝能源效率的抓手。2015年,英格索兰一度出现滑坡,原因是油价的暴跌对它的部分工业客户产生了不利影响。但是随着经济迅猛增长以及建筑行业日渐繁荣,再加上自己的室内微气候业务不断扩大市场份额,该公司的股价已经回升。过去五个季度,暖通空调订单的增速从3%升至17%,巴克莱的分析师朱利安·米切尔称之为“相当有吸引力的轨迹”。

看到柴油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Cummins,股票代码:CMI)在以ESG为核心的榜单中有如此之高的排名或许会让人感到意外。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家总部设在印第安纳州的公司一直是清洁空气领域里的技术标杆。21世纪初,康明斯加大了研发力度,打造出了排放标准超过联邦监管要求的发动机,而且是在这些规定变得更加严格的情况下。这方面的努力已经在中国等市场取得了成效,康明斯2017年的排放解决方案业务收入提高了20%。今年康明斯的股价遭到打压,原因是人们担心工业周期已经见顶。Jefferies公司的分析师斯蒂芬·福尔克曼认为,康明斯目前股价对应的2019年预测市盈率为10倍,作为潜在长期投资对象,这已经是相当便宜了。

当企业领导者表现糟糕时,一家治理完善的公司能够确保他们很快就会失去领导权。今年7月,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股票代码:TXN)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克拉彻“下课”。他在这个职位上只待了六个月,下台的原因是他的某些“个人行为”违反了公司的政策。董事长理查德·谭普顿再次成为首席执行官。在克拉彻接任前,谭普顿曾经在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上干了14年。野村极讯(Nomura Instinet)的分析师罗米特·沙阿说,外界将谭普顿视为“今日德州仪器的缔造者”。在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他带领这家公司把精力集中在模拟半导体业务上。自从2015年以来,此项业务增长了19%,该公司的股价也提高了一倍以上。在克拉彻离任后,德州仪器的股价仅小幅下探,而且目前已经反弹。这表明投资者深信做正确的事不会让这家公司出现退步。(财富中文网)

译者:Ty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