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生活

强制仲裁在给骚扰者帮忙

Gretchen Carlson 2018年09月14日

美国最高法院给职场女性一记重击。我们将这样反击。

Astrid Stawiarz—Getty Images

美国最高法院(U.S. Supreme Court)对Epic Systems Corp.公司和刘易斯(Lewis)案件的裁决给“我也是”(#METOO)运动提了个醒。该裁决允许雇主把强制仲裁作为雇佣条件,并且禁止雇员针对雇主采取集体法律行动。这对于适用强制仲裁的6,000万美国人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遭遇过工作场所性骚扰的女性受害者,对于她们而言更是一个坏消息。

强制仲裁是性骚扰施害者的知音:它让过程保密,结论封存,受害者缄口。不过其影响力还远不止这些。在我写作《要勇猛》(Be Fierce)一书时所采访的数千名女性中,对骚扰提出抱怨的大部分人最后再也没能从事她们心仪的工作。在仲裁之后上黑名单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由于庭讯的实际情况不会公开,受害者又被迫保持沉默,施害者常常能够保住他们的工作。猜猜谁在这种情况下控制着话语权?因为被侵害的一方被排挤在外,用演员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来说,工作场所成为了“猎场”。

我非常自豪从去年12月起和来自于两党的立法者们一起提出“终止强制仲裁适用于性骚扰法案”(Ending Forced Arbitration of Sexual Harassment Act),提案旨在恢复宪法第七修正案(Seventh Amendment)赋予受害者的权利,把案件交给陪审团审理。目前提案得到了两党17名议员的支持,我的任务是在年内走完议会程序,把它提交到总统案头签署。

企业可以而且必须出面支持。微软(Microsoft)和Uber都不再将性骚扰索赔提交强制仲裁,任何希望招募有才干的女性员工的公司都应该效仿。这是一条分界线,相信我:女性们都在看着。(财富中文网)

译者:陈晔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