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生活 - 专栏

日本人的“便利店”式养老

马天月 2018年10月17日

日本人以居家养老为主,不同于欧美较为普遍的大型集中养老社区,日本更多的是小型化、多机能嵌入成熟社区的便利店式养老机构。

日本人以居家养老为主,不同于欧美较为普遍的大型集中养老社区,日本更多的是小型化、多机能嵌入成熟社区的便利店式养老机构。受儒家文化的影响,日本人有深厚的居家养老传统,家庭和邻里观念重,老人不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去陌生地方养老。加之日本的介护险对居家养老有细致全面的政策支持,因而日本很少有欧美那种集中大型的老年社区,而是依托小规模、多机能的社区养老院,并推出周到细致的上门服务,尽量帮助老人在自己的家中养老,加强与社区邻里的互动。这种养老方式也得到日本政府的大力提倡。政府号召以社区为单位,集中为老人提供服务,计划到2025年,建设60万套集中住宅。

日本的托老所床位一般在在20至30张左右,服务内容包括24小时的入住照顾服务、白天的日托服务和居家上门服务,这种模式被称为养老地产的“7-11”。由于具有较强的地域性和介护服务的同质性,日本的养老产业分散性较强,小机构众多,规模排名前20的养老企业在上门护理事务所中数量只占到9%,在日间照护中心事务所中数量只占到8%,在2000多家商业养老院中数量只占22%。日本做养老产业的企业多数是养老服务运营商,通常每个护理中心的规模较小,以民房改建为主,像美国那种以开发老年地产并销售的形式或金融公司通过REITs建设集中养老社区的形式进入养老产业的企业为数不多。

以福冈九州岛一个社区里面的托老所为例,这家托老所就是一家典型的便利店式嵌入型社区养老模式。只有三层楼、不到20个房间,每个房间都住一位老人,停车位不到十个,总面积不到一千方,里面的设施很齐全,场地也是租来的。这家托老所主要有四项服务:一是日间照料,为入托的老人提供膳食、娱乐活动、身体机能康复,心理康复、语言康复,洗澡洗浴等服务。二是短期入住,为老人提供7天至一个多月的入托服务,期间对老人进行看护、护理,等家人来接再回到家里。第三种就是长期入住,面向失独或年长老人提供机能康复,心理治疗咨询等服务;第四种就是上门服务,为在宅养老的老人提供上门的家政服务,身体体检、帮助洗浴,康复护理等。这类小规模多功能社区养老机构,拥有者丰富的活动和细致的管理,每天的餐食提前告知,对老人的洗澡、护理活动以及员工执勤护理分工的时间表,都详细排列,并有看护记录备案。

像福冈托老所这种模式在日本已经遍地开花,随着2000年《介护保险法》开始实施,托老所数量开始迅猛增长。这种小规模多功能的照护机构,集居住、医疗、照护、预防、生活援助功能于一体,为老人打造了一个地区综合服务体系,极大地方便了老年人的生活。

日本政府于2000年4月出台了《介护保险法》,支持老年人居家养老。《介护保险法》面向65岁以上人群,这类人群被纳入强制保险范围。而40-64岁人群也可申请保险。保险金因参保人类别不同,缴纳费用比例也不同。《介护保险法》将老年人需要照护的程序分为7级,由医疗机构认定。介护等级调查十分严密规范。经办机构接到申请后,医师先审核是否符合受理范围,然后派调查员或委托的专业护理人员登门访问,对申请人的视力、行动能力、能否自己翻身、如厕等85项进行调查,填写表格,录入计算机,得出初步结论;再由医疗、保健、福利等人员组成的“介护认定审查会”,对调查员的初步意见进行研究,确定是否符合给付条件以及具体的介护等级。经办机构在接到申请30日内将认定结果通知申请人。申请人如对认定结果有异议,可以向上一级的“介护保险审查委员会”提出申诉。通常情况下,首次评估后,每满半年需对介护对象的介护等级进行一次复审,再次进行健康调查及评估,根据其健康变化情况调整介护等级,制定新的介护计划。申请人需要与照护援助顾问商谈讨论援助照护服务项目,随后向政府申请领取相应等级的介护保险证。

介护保险主要向受保人提供居家服务和设施服务,具体包括上门护理、上门看护、日托、康复训练、护理用具等。2006年新增了护理预防给付项目,将为轻度失能老人提供提高运动技能、营养改善等护理预防服务也纳入了给付范围。一般而言,介护险可以支付90%的护理服务费用,个人只需支付10%。除养老年金和介护险外,日本还专门针对75岁及以上老年人制订了长寿医疗保险,作为日本强制公立保险制度,由地方后期高龄者医疗广域联合来管辖。

总之,日本的养老模式有赖于日本人根深蒂固的家庭观念和日本发达的介护保险体系。日本人更喜欢嵌入成熟社区的小规模、多机能便利店式的养老机构。老年人不用离开自己熟悉的社区即可享受细致周到的护理服务。日本的经验表明小型化、多功能的便利店式养老服务模式更适于亚洲文化。与日本相似,中国也有着深厚的居家养老传统,老年人更愿意在熟悉的地方生活养老。因此大型集中养老模式未来将不会成为普遍的中国式养老方式。而依托成熟社区发展连锁化的托老所、同时将服务辐射到居家老人,将会有更广阔的市场前景。目前国内尚未出台统一照护保险政策的情况下,可以依托社区医院、诊所或对住宅进行适老化设施改造等业态进入社区和家庭,进行前瞻性布局,并迅速实现规模化和连锁化,同时通过居家养老服务培养客户黏性,树立企业品牌形象。此外,护理险的出台和规范管理是促进日本社区养老便利店迅速发展的关键因素。我国已经在多个省市试点长照险,并取得了良好成效。应根据地方财政收入能力采取差异性拨款方式,不失时机地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施行护理险,并做好监管工作,为居家和社区养老提供政策保障。(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作者马天月是中国建投研究院博士后。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