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 CEO访谈

施罗德投资术 | 施罗德集团CEO郝睿诚专访

杨安琪 2018年10月18日

历经超过200年的风雨波折,施罗德集团拥有自己的投资哲学。

施罗德集团CEO郝睿诚

郝睿诚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年轻时做过一次略感遗憾的决策。

那时他大学刚刚毕业,由于在大学学习程序设计,另外一位同学邀请他参加一个编程项目。郝睿诚没有等到这个创业项目结束就匆匆离开,进入了让人羡慕的金融行业。到了1990年,那位同学的“编程项目”卖出了2亿美元的高价。

“在毕业之后选择进入金融行业是因为工资不错。我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发现,其实是做了一个非常幸运的决定。”他说。现在郝睿诚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上市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施罗德集团的CEO。

这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多年前。1804年,当时的两位施罗德兄弟(海因里希和弗里德里希)在英国伦敦共同创建了施罗德公司。一开始,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大宗商品贸易,后来随着公司业务不断扩张,它成长为一家规模巨大的跨国基金管理公司。如今,施罗德集团管理着超过5,000亿美元。施罗德投资历经多次危机而基业长青:1929年美国经济危机,施罗德投资美国业务几乎未受影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施罗德投资反而从机构客户那里拿到了大订单,规模不降反升。施罗德投资能够化险为夷、逆势增长的原因在于稳健的作风和良好的分散风险能力。

直到现在,施罗德家族依旧拥有公司47%的股份,这就意味着这家巨型投资公司仍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运营,即追求长期利益。“长期的战略和长期的发展其实对于我们在很多市场的投资都是有导向作用的。”郝睿诚说。

他以亚洲市场举例,施罗德集团在亚洲的投资历史已经超过40年,在这期间,一些竞争对手由于追求短期利益而丧失了机会,但施罗德集团一直没有退出。“施罗德集团现在也是阿根廷唯一的一家外国资产管理公司,因为之前该国政府对政策进行了一些变化调整,所以导致这个市场不稳定,很多的竞争对手都退出了阿根廷市场。但是现在政府稳定之后又在鼓励外部的一些资产管理公司进入阿根廷市场,我们这个时候就有了很大的一个优势,因为我们一直都在阿根廷没有走。”他接着又用阿根廷的例子说明问题。

在超过200年、跨越无数个经济周期后,施罗德集团有一套自己的金融逻辑——不断适应变化。在这条看似朴素的道理背后,有着深层次的含义。

***

《财富》(中文版): 如果让您给一些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年轻分析师,或者研究宏观经济的人一些建议的话,您觉得去预测经济的未来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什么?

郝睿诚:我们通常都会用近期的历史去预测未来,但这种情况是经常会出问题的,经常会造成错误。我们要看的是长期的历史,用长期的历史去推断未来是比较好的。第二,就是要对自己的行为非常谨慎。有的时候作为分析师或者是研究员,自己可能会有一些过于有信心了。另外,人总是会有一些习惯上的问题,比如说他总是喜欢去高买低卖,但其实有的时候应该是反过来的。

《财富》(中文版): 互联网在金融领域里的创新确实非常多,它是否真的有一天会对金融的传统体系构成威胁?

郝睿诚:绝对的,绝对是互联网的一些技术是会挑战金融行业的。因为我们看到中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用现金了,但是一年之前的话大家都是手上是有现金的。到底这个钱是谁在那儿移来移去呢?是互联网的公司,其实并不是银行在做这个事情。所以我相信以后互联网对于金融行业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而且我们真的会看到很多甚至是有一些破坏原来原生态的业务。互联网会不断地改变金融行业和自己客户之间如何互动的方式。包括银行的一些行为也会因为互联网的介入而改变。

如果看一下西方的很多市场的话,其实私人市场当中的一些借贷已经超过了银行的借贷,而且这样的趋势还会继续。互联网和其他的一些技术还有一个更加深远的更长期影响,比如说机器人,包括人工智能这些技术很有可能会大大地改变就业,而且它对于财富的分布也会有非常深刻的影响。如果说再讲一下技术是如何改变金融行业的话,就看一下余额宝,余额宝是历史上增长速度最快的一个基金。这是一家科技公司,并不是一家金融公司。

《财富》(中文版): 在施罗德集团,您有哪些独特的管理方法?

郝睿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给员工空间,让他们做自己。首先你要给他们一个大的方向,然后提供一个他们不可以跨越的一些界限。但是在这个界限当中,他们是有绝对的这个自由的,我们叫做有限制的自主权。

如果说你越界了,超过了我们当时对你要求的范围,那么这个时候你可能就不在这儿工作了。因为我们之前已经跟你约定好,而你触犯了这个界限或者逾越了这个界限的话,我们不能够去鼓励这样的一种不好的行为在公司当中继续下去。通过用这种有限制的自主权的这样一个方式,我们一直以来都非常幸运,就是我们员工的流转率是非常非常低的。但是我相信在我的工作当中,以后这个一定会是一个长期的挑战。

《财富》(中文版): 金融行业相对枯燥,您从中能够获得哪些乐趣?

郝睿诚:我觉得你说的没有错,的确是很枯燥。但是也是有原因的,就是金融行业因为很喜欢说很多的术语,而且本身讲起故事来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让大家也觉得金融行业非常枯燥。但这个的确是一个非常棒的工作,因为你可以通过金融的工作去见到很多非常棒的公司,去了解全球的市场。

对我来说,我自己很喜欢程序设计,那这个行业其实对我来说很棒。因为有很大量的资料,你还有非常多先进的机器可以使用。另外,你可以见到很多世界一流的企业家。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激动的事情,所以当你人置身在金融行业里的时候,你会觉得还是很有意思。

《财富》(中文版): 您个人是如何研究宏观经济的?

郝睿诚:其实我们有着非常庞大的工作量,因为施罗德在全球30多个市场都是有投资的。而且我们在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市场都是有很多施罗德的专家,因为他们对于本地的一些趋势是非常清楚的。在几年前,当时巴西有非常严重的干旱,当时瓶装水在巴西就是一个非常稀罕的物品。而当时我们施罗德的很多工作人员都去了各地的超市不停地去拍照,去看那个瓶装水每天的价格变化,以及瓶装水在超市当中的数量。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去理解干旱对于巴西经济整体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另外,我们都知道在每一个经济体当中,品牌是动态的,大家对于品牌的看法总是不一样。那么我们就有一个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当中大概有300亿条关于大家对品牌看法相关的数据。那么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就能够更好地去了解消费者的一些动态。在看宏观经济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创意、有创新的头脑。因为现在有很多非常糟糕的经济分析,所以我们必须要能够用不同的眼光去分析这个经济。因而你背后必须要有非常棒的数据来支撑,而不仅仅是你对这个经济有一个自己的看法。

《财富》(中文版):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您个人的投资信条是什么?

郝睿诚:用一句话总结相对来讲有点困难,因为比较复杂。但是总结一下就是我们如果想要不犯错的话,就必须要深刻地理解恐惧和贪婪。而对于我来说,管控风险非常重要,它是我们投资等式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很可惜的就是大家很多人对于风险的关注是不够的,因为大家总是去关注等式的另外一边,也就是回报。但是如果说你的这个回报错了呢?”(财富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